第22章 老子用她們可憐?

作者:魚(yú)抱崽崽? 更新時(shí)間:2024-06-29 22:04:13? 字數:1063字

  司遙默默腹誹。
  
  如果吵不起來(lái),她才該難受。
  
  雪燕卻已經(jīng)急了。
  
  她急得在屋里團團轉。
  
  “夫人啊……”
  
  “哎……”
  
  “這該如何是好???”
  
  “好不容易,因為王爺的寵愛(ài),咱們的日子好過(guò)了些,您好端端的,為何要與王爺交惡???”
  
  “這下,柳小娘更不會(huì )放過(guò)咱們了……”
  
  司遙看她轉了一圈又一圈,伸手拽住了她。
  
  “停!”
  
  雪燕滿(mǎn)眼幽怨地望過(guò)來(lái)。
  
  司遙眸光微動(dòng),嘆息一聲,一副無(wú)可奈何的樣子。
  
  “你想啊,柳衣衣就是因為我得了王爺寵愛(ài),所以步步刁難?!?br />   
  “如今我跟王爺吵架,失了寵愛(ài),咱們的日子也能好過(guò)些?!?br />   
  這話(huà)聽(tīng)著(zhù),是這個(gè)理,可是……
  
  雪燕欲言又止。
  
  司遙對她眨了眨眼睛。
  
  “放心,我跟他沒(méi)有真吵,情分還在,只是外人以為,我跟他交惡罷了?!?br />   
  雪燕眸光一亮。
  
  “當真?”
  
  司遙認真點(diǎn)頭。
  
  “那是自然,我又不傻?!?br />   
  雪燕徹底松了一口氣,歡喜地去忙了。
  
  司遙看著(zhù)她離開(kāi)的身影,無(wú)奈地搖頭。
  
  “傻雪燕?!?br />   
  她悠哉悠哉地喝著(zhù)茶水。
  
  如她所想,本岌岌可危的人設,如今穩定了下來(lái)。
  
  下人的態(tài)度也穩定的冷漠。
  
  原本,因為她和南扶硯關(guān)系緩和,下人對她的態(tài)度也恭敬了些。
  
  如今,下人的態(tài)度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漠視。
  
  等等。
  
  只是漠視???
  
  司遙有些發(fā)愣。
  
  倒不是她抖m,想讓別人來(lái)虐她。
  
  只是,她和南扶硯的戲演得不好么?
  
  他們是沒(méi)信還是咋?
  
  為啥,不像以往一樣,對她冷嘲熱諷?
  
  司遙立刻彈出來(lái)熒幕,心驚膽戰地看著(zhù)上面的數值,沒(méi)發(fā)現人設崩塌的字樣,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  
  可是……
  
  蔥郁小道上,兩個(gè)侍女提著(zhù)水桶過(guò)來(lái)。
  
  侍女見(jiàn)到她,把水桶放在邊上,匆匆地行了個(gè)禮,又提起水桶走了。
  
  司遙更驚悚了。
  
  “什么情況???”
  
  系統幽幽解答。
  
  “她們在可憐你?!?br />   
  司遙下意識反駁。
  
  “老子用她們可憐?等等……可憐?”
  
  她怔住。
  
  之前,她被虐那么慘,也沒(méi)見(jiàn)他們可憐啊。
  
  那……
  
  想到上一次,柳衣衣想給她潑水,卻自作自受。
  
  人人都能看得出,她的真實(shí)意圖,可她還想不明白。
  
  難道,是哪次?
  
  司遙回了院子,仍舊感覺(jué)匪夷所思。
  
  雪燕從屋里走出來(lái),手里拿著(zhù)一個(gè)荷包,滿(mǎn)臉愁容。
  
  “夫人?!?br />   
  她走到司遙跟前,眼巴巴地望過(guò)來(lái)。
  
  “柳小娘讓我們辦中秋宴會(huì ),如今算算,也就是十多天后,按照慣例,現在就該籌備著(zhù)了?!?br />   
  她拿出手中的荷包,都要哭了。
  
  “可是,咱們兩個(gè)的銀兩合起來(lái)也不到十兩,按照往年的籌備,這連一只月亮燈籠都買(mǎi)不起,怎么辦???”
  
  司遙一頓。
  
  “我不是跟你說(shuō)了,這件事情不用管?”
  
  雪燕抿唇。
  
  “真不管,難道等夫人你落人口舌?”
  
  司遙把她手中的荷包拿下來(lái),掂了掂,放到了身上。
  
  “安心?!?br />   
  她笑瞇瞇的。
  
  “被落口舌的不會(huì )是我?!?br />   
  “你等著(zhù)看就是?!?br />   
  雪燕還欲說(shuō)什么,司遙打了一個(gè)哈欠,往屋里走。
  
  “總之,這件事情你別管了,我自有安排?!?br />   

魚(yú)抱崽崽(作者)說(shuō):

投訴 捧場(chǎng)0
返回頂部